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all封 贵(娱乐)圈真乱

⚠️巨ooc预警⚠️
我一点都不慌,下个月才开学我慌什么(失心疯)
娱乐圈背景 没有质量 浪了好久想起来博了
最开始想写沙雕文,结果越写到后面就变得越沉重……??为什么??
是掉粉发言👋赌一根头发掉3fo(不虚)

一、
马骏骁一直觉得,他的经纪人对他有意思。尽管他是男的,他那个经纪人也是男的,
他的经纪人叫封不觉,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摆着残念的死鱼眼,看起来还算年轻,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个会熬通宵的大学宅男。平日里不像其他经济人穿的规规矩矩,不是正装也至少干净整洁。反观封不觉除了运动装就是便衣,从款式到颜色没有一项让他带的明星看着顺眼。到了正式场合最多也就是紫色西装绿色内衬红色领带,不像经济人不说,整个儿一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
“别理他,这货有中二病。”每次正经场合都是马骏骁向别人解释,弄得他自己都莫名产生了自己才是对方经济人的错觉。
因为形象问题圈内第一次见封不觉的总把他当成初出茅庐的新手经济人,轻视过后不知道要吃多少瘪才会体会到这家伙的可怕。马骏骁明明白白的记得他上次进剧组时片酬分明被削减过,结果封不觉只是找投资方面谈了一次就超出了正常水准。虽然说一般剧组都找导演,不过这个剧组真的是例外。
这么厉害的经纪人怎么会来带自己一个刚有点名气的新星呢?他不太懂。
“封不觉这个人,一言难尽。”同为经济人的鸿鹄这么评论。
其实马骏骁对经济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差。因为对方在接管自己的第一天就把手上的一沓资料卷成筒状敲在了他的头顶,说了一句马骏骁这辈子最不想听见的话。
“哟,让我带童星?”
我童星你🐎啊?小爷我快成年了好吧??
可是每天早上对方在楼下开车接自己去剧组的时候总会带一杯温热的甜牛奶给他,然后打着哈欠拍拍驾驶座示意他。
“快点滚副驾驶坐好扣安全带,麻溜的。”
时间长了这样一句掺着浓浓s市方言味儿的话,竟然还被他听出了你侬我侬的味道。
绝对对我有意思,绝对的。又一次坐在副驾驶的马骏骁捧着牛奶这么想。

二、
身为投资方的斯诺对一个叫封不觉的经济人很有兴趣。简而言之,认为他跟自己一样对对方有意思。
什么你问证据?证据就是他居然在剧组开工前单独找自己会谈啊!二人独处还有什么不能证明?独处的时候喝了自己泡的玫瑰花茶还有什么不能证明?毕竟傻子都知道玫瑰花的花语代表什么吧!而且自己一个富n代都亲手给他泡茶了,再怎么迟顿也得懂吧!这些征兆都摆在这里了,还有什么不能证明!?
虽然我们都知道答案是什么都不能证明,但是毕竟……爱情使人变成沙雕,咳。
于是当他亲自来到拍摄现场的时候,看见对方带的那个明星眼神一刻不离自己中意的那位时才发觉情敌有多没出息,光是接瓶矿泉水就慌的不行。
趁着重新开始拍摄的时间他挥挥手向着对方走了过去。
“不觉。”“免了,听起来怪怪的。”“那你要我叫你什么?”看了看对方鸭舌帽上印的乌鸦他调笑着开口问道,“难道要我叫你,乌鸦先生?”
“听起来不错。”没想到对方灌了口水同意了这样的独特称呼。斯诺在他旁边坐下翘起二郎腿颇有气势地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向场内正在演动作戏的马骏骁——或者称呼艺名为“吞天鬼骁”。
“没想到作为童星动作场面还蛮出彩。”斯诺随口的夸赞引发封不觉惊天动地的一声爆笑,全剧组的人都不禁回头往这边看了过来,包括坐在摄影机前戴眼镜的导演。
斯诺一直坐的笔直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封不觉则略带危险意味地朝导演笑笑,转过头开始跟斯诺扯皮:“有眼光,一眼就看出一米六是个童星。”
导演示意所有人专心拍摄,对上一个被笑声毁掉的镜头不做追究。
童星有那么好笑吗?斯诺实在是不能理解。

三、
要说封不觉,实在不能评论为爱岗敬业。
你见过哪个经济人会在带的明星还在拍戏的时候随随便便跑去跟投资方哈哈哈哈?
简直对不起他初中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拍完今天的戏马骏骁可饿坏了,接过封不觉递来的各种小面包填鸭一样往嘴里塞,一面塞一面腹诽着对方的表现。
这时候导演走过来,居然把剧本卷成筒,一端对着自己的嘴另一端紧挨着他经纪人的耳朵,带着霸道总攻的气势邪魅一笑缓缓张嘴,在马骏骁不祥预感所驱使的注视下缓缓开口。
“嘿,嘿,嘿……”
马骏骁:嗯???
在他黑人问号的时候封不觉恶狠狠的在对方那一头金发上揍了一拳:“你做咩啊?”
“想当年,孙悟空就是懂了菩提祖师在他头上敲三下的暗示才出猴头地学会了七十二变,如今你……”
“说人话。”
“今晚六点,希尔顿大酒店共进晚餐。”
“那哥就赏你一个面子吧。”封不觉毫不犹豫地占了这个便宜,把他的艺人忘得一干二净。

总导演伍迪今天莫名的顺心,如愿以偿地把他看得上眼的那个经纪人约到了酒店。
酒店啊!在酒店吃饭的话之后会发生什么封不觉肯定心知肚明啊!这种暗示他肯定能懂却赏脸,怎么说都是他牵手成功的最后一步吧!
坐在大堂西装革履的总导演低头看手表,在5:58分的时候总算听见了想听的声音。
“我们是不是来晚了?”
我……们?
总导演抬起头,封不觉拉着一个比他略高的男人站在了他面前。比起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自己面前两个人一个神情呆滞一个发型贼乱,而且居然天杀的穿着一对白色情侣卫衣。
谁吃烛光晚餐带朋友来?谁进高级酒店穿卫衣?谁……赴约的时候带着跟自己穿情侣装的同性啊?!
“介绍一下,”看到对方脸上转瞬而逝的惊诧,封不觉举起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贼笑着开口补刀,“我男朋友王叹之。”

四、
马骏骁窝在沙发里不停换台,看到了一抹一闪而过的紫色立刻神经过敏一样调了回去。
新闻发布会,封不觉与王叹之。
王叹之从前也是一个明星,后来因为被曝出同性恋所以进入事业冷淡期,甚至身边的助手经纪人化妆师等,凡是男性全被调走换成了女性。
封不觉……之前是带王叹之的??他暴躁起来啃着大拇指指甲,恨不得能把实时转播赶紧快进。
“我不是同性恋,这一点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各位。”摘下了眼的黑发男人在封不觉面前曾经温和的表现全部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硬气的话语,“从前我与女孩子交往过,而现在我也不是什么男人都喜欢的,你们凭什么说我就是同性恋?”
“我只喜欢觉哥一个。”
“就是这样,”封不觉不满地眯眯眼,随手接过一个话筒对在关注的人进行逻辑强暴,“你们拍到我们跟总导演吃饭能说明什么?又不是我们看开了决定玩3p逼逼什么?”
你们吃饭被偷拍了啊,活该。小马同志暗搓搓地幸灾乐祸。
“我们喜欢对方跟在座各位没有个屁关系吧,我们一不作奸犯科而不杀人放火,感情专一,反观各位大佬,谁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没有在外面包个小老婆?女性资源这么缺少你们占着茅坑不拉屎不是很可耻吗?不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反过来关心我们的感情生活,是不是学校作业太少啊?”
封不觉的嘴很快,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记者们都没反应过来就丢下话筒拽着王叹之下了台,马骏骁想了又想,一面觉得发布会结束了,一面又想到自己没有机会了。
这时突然记者群又面前跳出来两个熟人,伍迪和斯诺。一个作为总导演一个作为投资方,绝口不提私人感情,客观的评价了一下封不觉的成功之处以及独特手段,总的来说共同观点就是“封不觉喜欢什么人不影响他是个优秀的经纪人,你们凭什么歧视他”。
一字不漏地听完了二人对封不觉的理解和支持,马骏骁看看自己周围一圈的靠枕沉默了起来。
他为什么不学着勇敢一次呢,不像屏幕上那两个人一样为喜欢的人披坚执锐,却坐在软绵绵的抱枕中间当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他们又没结婚,而且 小爷我才不会输。

行动力爆表的马骏骁在便利店买了一杯牛奶,请求服务员加热加糖后便捧着热乎乎的牛奶就往不远的发布会会场小跑过去。他想要第一个看到走出发布会场的封不觉,给他一杯甜牛奶,就像他为自己做过的那样。
小心翼翼捧着的玻璃杯还冒着热气,让他有一种错觉,似乎捧着的不是牛奶是自己的真心。



“喜欢”不是自己控制的了的,所以从来不是错的。

the end.

【小剧场】
“给你的,”封不觉一走出会场手里就被强硬地塞进了一杯热乎乎的牛奶,小孩扭过头小声地问候,“你怎么样……那个是一直以来你给我带热牛奶的回礼。”
“没事,谢了啊,”封不觉一饮而尽,把玻璃杯还给人家,“给你带的牛奶也是小叹每天早上热剩下的,别谢我,谢他。”
原来自己一直以来喝的是情敌热的牛奶吗?


斯诺看见情敌被打击正要偷着乐呢,封不觉一把拽下头上乌鸦图案的帽子扣在了王叹之头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死命儿揉。

会心一击。

评论(1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