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今天也是宠着小叹的觉呢

受宠攻 越宠越攻…。

是点文👌手动艾特那位小可爱(不知道为什么id实在艾特不出来果咩内)
注意这里:⚠️高中设定⚠️糖⚠️all封主叹封
说实话当着所有人宠小叹有些苦手不过还是好好修了修,希望能满足条件又没有ooc吧emmm
按照之前的话肝出第一篇(同时也是唯一的一篇呢emmm)点文就截止了 删了点文的动态吧【冷冷清清…。不打tag什么都不是(打了也不是好吗)


一、吃我的
这是王叹之和封不觉在一起的第一天。
在食堂里吃午饭时,往常的四人位由封不觉黎若雨一排王叹之古小灵一排,变成了封不觉王叹之一排、两位妹子一排。
“觉哥,吃这个。”
“不觉。”
王叹之和黎若雨的筷子在封不觉的盘子里碰到了一起。对角线的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黎若雨率先收回筷子,看着王叹之乐呵呵的把自己放到封不觉碗里的糖醋排骨转运进了古小灵的碗里。
封不觉没有对那块排骨做挽留,低头吃掉王叹之留下的青椒炒干丝,那是他从自己碗里夹的。
有一点点辣。
黎若雨:占有欲这么强的吗。

二、黑化也是因为你
经常有低一年级的学弟趁着体育课跑过来要找封不觉单挑,一头火红色的短发令老师也注目,因而打扰了封不觉无数次草丛里的好眠。
第无数加一次,一直守在边上望风的王叹之在学弟吵醒封不觉之前一把握住他要扯脸的手。
“别吵他。我陪你打,马骏骁。”
不久之后封不觉被看热闹的同学吵醒,坐起来时正好远远瞄见两个人扭成一团。

“我说你啊,不会打架逞什么能。”没有保健老师的医务室里,封不觉涂着药问他,身后是束手束脚低头瞄着封不觉发顶的马骏骁。
依然处于黑化状态的王叹之注意到他的耳尖微红,当着封不觉的面挑衅地冲学弟笑,把马骏骁气的不行。
封不觉低着头掩饰自己上扬的嘴角。
【后来封不觉帮小叹揍了回去。】

三、我选择自行车
“行吧,今天就到这里。”
听闻斯诺撂下笔这么宣布,从书桌上爬起来的封不觉收拾好东西,动作很快地拉着鸿鹄下楼。
斯诺穿着居家服把两个人送下楼,鸿鹄的小电驴就停在别墅门口,热心地问了一句要不要送他回家。
秋天晚上风有些大,斯诺打断鸿鹄:“坐我家的车吧,我换个衣服和司机一起送你,很快的。”
封不觉并未开口拒绝,只是示意他们安静。黑夜里不断靠近的车铃更加清晰起来,踩着单车的王叹之笑眯眯地把车停在三人身侧,一边友好地跟二位情敌打招呼一边递给封不觉一杯热可可。
“我有男朋友送我回家呢。”坐上自行车后座的封不觉抛下犯贱一般炫耀的语气丢下了这么一句。

“作业写完了吗吗觉哥?”“还有一点。”“那我给你抄啊,”这句溜出嘴不久小叹又补了一句,“对了,明明可以抄我的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写作业啊?”
封不觉埋在纸杯里的脸抬起来,眯着猫眼懒洋洋地回复道:“抄你的的话,自行车后座的待遇就没有了。”
他明显感觉到自行车抖了一下。
热可可还在冒着热气,熏着封不觉通红的鼻尖、缓缓随着倒退的景色消逝。

四、心烦意乱
二人所在的高中每逢正式考试都是要根据上次考试的成绩分考场的。因为没有正式考场用的是学生教室,所以分完考场还要学生把来考试的人的名条贴上,超烦。
D班的封不觉和C班的王叹之成绩差不多,居然都凑巧被分到了D班考场。
考前一天,作为监考老师被分到D班的倦梦还盯了一会自己分到考场的学生名单,差点把“封不觉”三个字盯出个洞来才接受现实。
好吧,可以了,至少不是教他。
而另一边,封不觉盯着手上的名条,托着下巴打起了坏主意。

在作弊?
这是第二天考试时倦梦还看见王叹之的样子之后脑子里的第一反应。这不怪他,王叹之在开考填写准考证时瞄了一眼名条,然后犹如被点穴一样愣了一会,又变得面红耳赤,继而坐立不安。
持续了好一会之后他转头寻找封不觉的身影。
封不觉一直撑着脸盯着王叹之的背,见他转过来立刻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扮了个鬼脸低下头奋笔疾书起来。
借着监考的便利倦梦还在教室里乱转了一会儿,在经过王叹之身旁时偷偷瞥了一眼那张贴在桌子一角的名条。
“加油哦小~叹~考入年级前一百这个周六我就陪你逛街哈哈哈哈”,空白的地方用铅笔写着小小的歪七扭八的这么一行字。也亏他视力好,不然站着看真的小到看不清。
倦梦还黑人问号脸,周六明明不是情人节七夕或者什么节日,怎搞的开心成这样??

——最后因为这行字小叹第一门考砸了,即使其他几门很用功地想考好,最后还是跌到了年级三百开外。

五、间接……舌/吻?
不过封不觉还是陪王叹之逛街去了,两人因此翘掉了周六上午的自习。
其实男人一般对逛街不太感兴趣,小叹热衷的只是跟封不觉独处加约会而已——如果不会偶遇嘿嘿嘿的话。
嘿嘿嘿叫伍迪,已经是社会人士了,是封不觉唯一一个明目张胆的追求者。在商场二楼遇见时他在麦当劳的小窗口点了一个甜筒,远远看见穿着紫色运动装的封不觉后立刻改口要了两个。
封不觉经过时伍迪拦住他把半价的那个递给他,挑逗一般在自己的那个上面草草舔了一圈。
封不觉没有感觉到共吃第二个半价有什么不妥,小叹却从背后攥住他的手腕,盯着伍迪的眼神经过厚镜片的层层过滤,透出带着攻击性的锋利。
这么一握封不觉立刻就理解了他的小心思,一脸懒懒散散的表情把濒临融化的甜筒舔了一圈,舌头灵活地把快流下来的部分奶油卷进口腔又舔了舔下唇,动作色气到伍迪推了推眼镜脑海里开起了飞车。
封不觉舔完嘴唇而后头也不回地往后递一直挨到小叹的嘴上。小叹接过来笨拙地学着他舔了一圈,笑得那叫一个纯良又舒心。
伍迪:……怎么办,这个时候连我也不想嘿嘿嘿了。

END.

评论(16)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