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约等凌迟(一)

all封刀〈ooc预警#
老梗加私设混出新可能#
填坑期末考试之后(遥遥无期#
前四章有些黎封➕古黎⚠️避雷预警!!!
以后的会是纯的all封请放心w(那也是以后啦略略略)
一、
封不觉决定要出门了。
房间里断了好几次电,自来水也时断时续。屯着的泡面盒子味道太大急着处理储备粮也不多了,无论从哪一方面说情况都由不得他继续在家里窝下去。
他和外界断联很久了,别说什么马骏骁皇甫明康等普通人了,就连身为发小的小叹以及身边保镖无数理应最安全甚至舒适的斯诺都联系不上。
失联这么久,换了往日,自己大概早都被逼着拔电话线了。
封不觉扣上鸭舌帽戴上口罩又穿好外套,长裤把腿包得严严实实,除了脸部少量皮肤其他部分连风都吹不到。
从枕头下摸出若雨临走前捎给他的短剑和枪械。小手枪外加两个备用弹匣,以自己的枪法如果子弹省着点用估计回来之后还是有剩的,封不觉这么想着把手挪到了门把上,突然想到黎若雨。
她还安好吗?那天平安回去了吗?为什么不留下呢?
透过猫眼悄悄打量外边,体内的血都凉了一半。
门外边是一只丧尸。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尸潮的爆发会导致供电供水短暂或长时间停止。丧尸的嗅觉很敏锐,垃圾或伤口若不及时处理会被发现。】

二、古小灵,死亡。
黎若雨时常会梦到古小灵把枪械扔给自己之后淹没在丧尸群里的情景,总要从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
丧尸病毒爆发的第十天,她失去了这个世界上自己最珍视的两人之一。
而更糟糕的是,她不仅必须亲手把丧尸化的古小灵杀掉,还得提心吊胆提防被感染。
事实证明,黎若雨是一个合格的剑者。
身首分离,丧尸迅速分解的成尸骸被踩进泥土晕染开小片紫红色,向空气里挥发出腥咸的气味。
最后一瞬间古小灵的眼睛恢复了几分神采,眼球上有星星点点的光,似乎她还是不久前会抱着黎若雨的肩膀一蹦一跳逛街的小姑娘。
梦中惊醒的她抱着被子蜷缩起来,封不觉住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不知是否全须全尾,但留给她的时间是真的不多了,胳膊上的伤口已经向四周泛开绿色。
间接感染比直接感染丧尸化的速度要慢很多,伤口接触到丧尸的唾液、血液或体液总比直接被啃咬稍微好些。
可感染方式又能改变什么?该她的总是要来的。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伤口接触丧尸的唾液、血液或体液会造成间接感染,病毒潜伏期一般为5-14天。被杀死的丧尸会迅速化为骸骨与少量紫红色粘稠血液。】

三、黎若雨,感染。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带好鸭舌帽出发了,怀里揣着一个黑色的小包,装着自己的短剑匕首和小灵留下的手枪,在尸潮中杀出一条血路找到了封不觉。
匆匆敲开房门把来开门的男人堵在玄关,古小灵给了她多少枪支弹药,封不觉就原封不动拿到了多少。
看着对方嚅动的嘴唇她一把摘下脑袋上扣着的鸭舌帽盖在封不觉脸上,趁着他被剥夺视觉的短暂一秒一把将他从门槛上推进屋。
摔上门的时候她的动作有点急迫。一是因为她听见了从楼梯缓缓向上传递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楼道里甚为瘆人。
而另一方面——她挠了挠自己的脸,从背后拔出长剑。那张昔日白皙干净的脸庞已经发青,长袖遮掩下的手臂有些许多大大小小的啃咬痕迹、青筋暴起。
只要我在,你们就别想靠近一步。
她有些臆症了般自言自语道。
来吧。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人,绝对不允许你们夺走第二个。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被丧尸咬到属于直接感染,极少部分情况下会有三个小时的缓冲时间,且此三个小时内人类的战斗力会显著提高。】

四、黎若雨,死亡。
抓着短剑的双手有些颤抖,好久没有直面活物了让他紧张中带着些兴奋。鼓点般密集的心跳冲击着他的末梢神经,让他不自觉间有些冲动,悄悄拧开了铁门把手,关上纱制防盗门。
门外的丧尸似乎只是失神地站着,不做任何行动,手上用绳子绑着什么东西,在楼道小窗口投进的阳光下闪着寒光。
……黎若雨的长剑。
猫眼后谁的瞳孔猛地一缩。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推开铁门,目光和丧尸透过纱制防盗门撞在了一起。
一地的血迹、用布条捆在手上的长剑,因为回头动作在肩上扫过的棕色短发。即使眼窝中有凝固的鲜血而没有眼珠,即使整张脸是恐怖的青色,他也一眼认出了这是谁。

被巨大的冲击一棒子打晕愣在原地,封不觉缓缓打开防盗门。
“杀…杀……”那双干瘪下去的双唇中挤出了一个重复的音节。
“杀了,我……”封不觉握着短剑的手又紧了紧,下唇被自己咬得发白。
“不觉。”
丧尸的头颅与最后一个音节同时落地。空荡荡的楼道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嚎哭。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除了尸王与小尸王外,一般的丧尸没有握东西的能力。有缓冲时间的人类丧尸化后会保留生前最强烈的执念。】

五、斯诺,感染。
悲伤不能当饭吃。他一直躲避着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逼着人们抛弃过去、抛弃同伴,只为自己活着。
他在小区对面找到了一家锁着门的商店,费了好大劲把锁撬开按下了店门边控制卷帘门的按钮。商店不大,一眼望去封不觉把货架下挪动的青绿色脚踝也算上一共就只有三只丧尸。
卷帘门再次下降,封不觉收回按着店内按钮的右手把黎若雨的长剑握好。
三只普通丧尸难不倒他,搜货的时候还找到了一把车钥匙。想起门口的吉普车封不觉把钥匙揣进了兜。
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扫了一眼屏幕他略带惊喜地接了起来:“斯诺?你还活……”
“嘘……乌鸦先生。”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如被砂纸打磨过一般沙哑不堪,没有往日令人愉悦的上扬的尾音,迟钝又干涩。
随着“喀”的一声响,卷帘门缓缓上升,一个逆着光的身影出现在小商店门口。西装袖口青色的手维持着把电话举到耳边的姿势,却在整张脸从卷帘门后露出时,失去意识一般松开了手中的手机。
手机撞击地面,还亮着的【乌鸦先生 通话中】的界面被细密的碎痕分割开来。
“我…找到你、了。”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小尸王一般由生前极有权利的人转化而来,可以控制30人以下的丧尸,且有自主意识和智慧,可以说出少量人类语言。】
TBC.
废几句话
谁见过期末考试第一天考四门,休息两天接着考的脑/残学校??
生平第一次刀(遁)私设有点违背常识了吧(悄咪咪)
无所谓以后再产点甜的(我说的是真的)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