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斯封#520贺文✨

赶上了!!(喘)
没错,坚持叹封坚定不移的我转战斯封了!!(你骄傲什么呀)【封受就好了】
小王子太棒了吧(泣)试图打call
感觉“试图厨着对方”“没有他活不下去了”的 相处模式太可爱了于是试图写出这种感觉(尝试失败)

“我,南屏夕,今天就算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绝对不会吃斯封的!”
“真香……”

520小甜饼✨

go⬇️

“谢谢你能参加这次访谈,”安月琴按下手中的圆珠笔对他笑笑,“书一定会因此而被要求增印的。”她收拾收拾本子和摊在茶几上的其他东西,给封不觉留下了问答的备份后把单肩包背上直接走了。
封不觉靠在沙发上小口小口喝着咖啡。刚刚的问题还是有几个挺讨厌的,他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处理情绪。
要出第十二本书了,心里却有些什么东西咚咚咚的响。
与他的郁闷不同,安月琴哼着小曲刚刚走出别墅就遇到了外出回来的斯诺。
嗯……黑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绅士风度,笑容温暖待人有礼……安大小姐上下打量了一番斯诺,又想起刚刚提问封不觉的那几个读者调查里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腹诽着封不觉总算找到一个好归宿的同时心虚地移开眼。
嘛,谁都知道这位地下世界的小王子多么宠自己家那位“乌鸦先生”……
斯诺冲她颔首,一边迅速迈步进了家门。老管家笑吟吟地站在门边小声对他说:“少爷不在的时候封先生很想您呢。”
他发誓自己绝对没看到少爷头上凭空冒出了一对摇动着的狗耳。

“乌鸦先生!”听见斯诺叫唤自己的,封不觉这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回到现实来。他撂下咖啡杯直接抱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斯诺,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恶狠狠地掐他的腰。斯诺可是经常锻炼的人,有肌肉但并不过分坚实,柔韧而充满爆发力。封不觉常这么干了解的很清楚,掐了一会就卸了力,斯诺顺势搂住他两个人倒进沙发里。
“你干嘛去了?”封不觉把脸埋在斯诺怀里闷闷地问。斯诺身上暖洋洋的感觉安抚了他心里一直在跳的小情绪。
“我想着我们就要结婚了,乌鸦先生,”小王子笑着顺顺他的头发毫无保留,“我想见见你的父母,你也该见见我的,所以我去置办点东西。”
“我没有父母。”封不觉听罢从他的怀里坐起。斯诺这人分分钟几百万上下,想置办东西一句话的事或者一张支票就OK,他亲自动手可见对封不觉的重视。然而他笑不出,动动手自以为悄悄的把茶几上的备份问题收了起来。
“不用费心了,我没什么亲人是你需要见的。”
斯诺眯眯眼睛,并不打算阻止。
乌鸦先生,我的目光可一直跟着你呢。

然而封不觉也有大意的时候。他本打算撕了那张备份,撕了一半想想反正斯诺没看见,左手随手把一半揣在外套口袋里,右手关掉了煤气灶的火,把另外半张塞进了裤子口袋。
两个人往常一样吃完饭,封不觉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去洗澡,留给斯诺厨房和餐桌的摊子。
反正他有那么多仆人。封不觉这么想。
斯诺在椅子上坐了一会,确认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后轻手轻脚掏了掏封不觉的外套,从左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提示:以下问答中『』为问题,【】为回答,〔〕为斯诺脑内世界。

『第十二本书就要出了,激动吗?』
【啊,其实我也已经处变不惊了……】
〔骗人,明明还是担心结局能不能让人满意。〕

『第一次写作是什么时候呢?那时候的作品叫什么呢?』
【小学吧……我的处女作叫《剑神》,不过因为bug太多文笔自己也不满意,收拾收拾卖给了收旧书的,哈哈。】
〔这句哈哈肯定是安小姐加的,乌鸦先生才不会没事尬笑。不过挺想看的……〕

『小时候家里人支持你写作吗?』
【还好吧,其实他们只当这是兴趣爱好,谁想到一下都出第十二本书了……对了,我才二十五岁啊……】
〔是二十四岁零七个月二十……二十二天整。而且他家里人明明就……〕

……

一条一条地看下去,斯诺不停地进行脑内批注,直到最后两个问题。

『问几个私人点的问题……结婚了吗?或者有对象吗?有的话跟对方幸福吗?』
【快了。我们一直很幸福(笑),结婚以后只会更幸福。】
〔这种事情还要问吗?〕

『家里人支持吗?会不会像你当初开始写作一样只当你是闹着玩?』
【不……我没什么家里人,目前只有一个。】
〔你让乌鸦先生难过了,真是的。而且我们并没有闹着玩。但是乌鸦先生明明还有一个家里人,为什么说没人给我见呢?不支持吗?〕

这个问题下面是一道平整的印子,边上露出少许纸纤维,似乎有什么被撕掉了。斯诺把纸塞回去整理好外套开始收拾,猜测这是要印在第十二本书后的问答。
这样的话,只要买了第十二本书就能看到了。斯诺心情好好地戴上手套擦桌子,水龙头放出水来撞击瓷碗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以前他可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但是如果结婚后这种事情交给管家和仆人,他们两个上哪找私人空间二人世界?
况且他也不打算全交给封不觉,弄伤了怎么办,当然如果他主动帮忙另当别论。



斯诺这个人拥有花心的资本,却甘愿为唯一的一个对的人放弃几乎一切。



时间过得很快,封不觉的第十二本书终于出版。
斯诺指使手下费了好大的劲抢到了初本,他躲在两人的卧室里心怀愧疚地偷偷撕开塑料薄膜,客厅里封不觉的手指在键盘上起起落落敲击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他完全把写作当成业余爱好了。
没有管书的内容他前前后后翻来覆去找问答,无果,只好耐着性子从头开始读。

书名《一了百了》。
封不觉的第十二本书意外的深刻却精彩,虽然是基于现实的世界观,但内容让他心里有些芥蒂。
主角第一章里在十岁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父母与自己其实有些什么东西隔膜着。他是个高智商的男孩子,很快就明白自己要保护他们必须与他们保持距离。第二章主角帮他自己的两个发小,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直到十八岁成年。第三章他搬了出来,为了保护父母而远离,谁知道他们还是死了。第四第五章他的亲人疏远同学交恶,从始至终陪着他的只有他的发小。可是第六章他们分别结了婚,除了定期的聚会也没有太多联系,留下男主角与一只猫一起过日子。
男主角从来没有被人保护过,他却被命运要求一直保护所有人。
斯诺看着看着心里没来由的难过。他一下子就觉得封不觉在写他自己。在命运里挣扎,被命运玩弄,想要反抗命运,却被命运丢下。
第七章……斯诺看着第六章页尾留下的两个问答,陷入沉思。每一章章尾都有两个问答,这种排版实在太新鲜。说实话他特别想去直接看最后两个被撕掉的,但是舍不得故事情节。
乌鸦先生写的。
他的手顿了顿,顺页翻了下去。
第七章,男主角在一艘游轮上经历了一场大规模的屠杀,全船由两百多人变为一百多个。无数次想过要自杀的主角差点放弃自己,打算在此一了百了,可当他打算独自走出房间时被一个人扯住了肩膀。

“别出去,就算你真的想死也别出去。”他回头看向扣住自己肩膀的人。对方有一双碧蓝的眼睛,澄澈干净,手上的力道正好处在能止住他又不会太过失礼的分界线。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爱着你的,不要轻贱生命。”
“但我已经没什么拥有的了,亲人也是”他笑笑,“这个世界上琐碎繁杂的事情就是铺垫,他们都在告诉我,‘如果你今天不死,还要再忍受这种事情几十年’,但是我受够了。”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如果没有人爱你,”对方掰过他的肩对上他暗淡的瞳眸,“那么我来代替他们吧。”
“世界很好,你值得被爱,不要放弃啊。”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但是你看,我还活着,就证明我赢了。”
“你能赢的。你失去的,我陪你从这个世界赢回来。”
他忍不住抱住对方大哭起来。门外传来警察扣响板机发出的巨大枪声,接着是“搜救生还者”的大呼小叫。
“看,你安全了。你命不该绝。”

斯诺看完了文章,看完了最后两个问题,撂下书扑到客厅去找封不觉。封不觉坐在电脑前端着咖啡杯思考,猝不及防后脑被扣住,斯诺给了他一个法式深吻,他在惊愕之余扣上了斯诺的腰。
“乌鸦先生,你总有办法让我更爱你一点。”
“……啧,你看到那些问答了?”
“嗯。”他头一次柔柔地笑了,从背后把封不觉整个人环住,脑袋搁在他的肩窝处,呼出的气息让封不觉感觉痒痒的。
“我很开心。”斯诺说。
“我也是。”


『那个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阳光、空气、所爱之人、希望……这些之中,他是我最后一个家人啊。】

『那么他在你心里有多少分量呢?』
【一个拳头的大小。因为我的心就这么大了,自从他像阳光一样照进来,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染上了他的颜色。所到之处,万物复苏。】



写手不觉的第十二本书《一了百了》卖到脱销,安月琴跑了好几次印场加印了两批。
书的封面上方是印刷体的书名,最下方是一段手写的文字,内容如下。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但是因为相遇,好像明天也可以期待了。所以啊,活下去吧,为了在未来苦苦等待你的人 ,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当他出现时,你就会原谅生活对你的一切不公。
——不觉】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