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猫箱反转】倒木之森的地下车站

倒木之森的地下车站
原剧衍生 真祖和沙银开战之前沙银说的旅行方面我开了开脑洞_(:з」∠)_说是真沙其实还是有点意识流,cp倾向也不那么唯……。
但是没有粮我要饿死了(跪)全都是图的tag哭唧唧
下篇看情况写…。有人想看就写没有就算(。)
文笔辣鸡,别抱期望


他在黑暗中行走,只有流水声作陪。
失散了吗,那可真是糟糕啊……
不,其实,也没那么糟糕。他这么想着。该死的战争兵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如果不是那两个蛮不讲理的时间旅行者,他的身边现在有的还只是尸体和敌人。
枪这种东西的唯一用途就是杀敌,即使扣下扳机会损耗它的寿命——毕竟只是一把枪而已。
空气湿湿的,但是一直在流动。四周都是黑暗只有头顶不知怎么漏下几丝微光,才让沙银勉强能视物。
但现在他只能凭借战斗的本能四处摸索,扶着墙不知何去何从,兜兜转转跌跌撞撞。

哒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声音的主人靠近而被无限放大。似乎是熟悉的节奏,他握枪的指节有一瞬间的松懈,反应过来时枪口已经抵着对方的小腹,而自己也在松懈的那一瞬间落入了一个带着温热和甜甜的花香的怀抱。
——尤利西斯。
他的指尖动了一下,试图扣下扳机。
“没用哦,你太心软了,”红色头发的尤利西斯——沙银还是更习惯称呼他为真祖,带着脸上一成不变的笑容按下他的枪口,“枪这种东西是要好好保养的,别弄坏了。”
总觉得他意有所指,沙银不情愿地把枪塞回腰间的包里。尤利很自然地牵过他的手引着他往前走,察觉到沙银的一丝抗拒他紧了紧握着的手没让他挣开:“艾文在地上等着我们呢,走快点吧。”
想到那个褐色头发有着阳光温暖笑容的女孩,沙银默默妥协,但考虑到艾文的安全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地上?这是什么地方?”
“没有名字哦,”对方转过头来露出一个在他看来有点蠢的笑容,“我们目前没有遇到任何土著居民,但是很快就有啦。”
虽然不太理解,但沙银沉默着点点头不再多问,顺从的由他牵着自己的手。

“呼——”
墙后似乎有风声传来,战争兵器警觉起来,戒备着四下张望。
“别紧张,”手臂被轻轻拍打像是安抚,红色头发的大男孩轻松地笑笑,“列车进站的声音。”
列车?
一刹那周身明如白昼,眯了眯眼睛适应了白亮的环境,沙银发现自己一直扶着的那堵墙正在向两边缓缓移动,跟地铁站门一样却有点儿诡异。地上的水更加急促地流淌起来并且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等沙银有所反映水已经漫到脚脖子了。
“跑!”身边尤利西斯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令他本能地遵从命令跟了上去,顺着被灯光照亮了的一截楼梯冲上地面来到了褐色头发少女身边。
“那水有什么问题?”沙银随着尤利西斯停下,撑着膝盖问后者。
“没问题啊,但是你不觉得跑一跑会开心很多吗?”
……想杀人。因为太过急促他有些呼吸紊乱,张大了嘴换气后才发现地面上的空气质量要好上很多,吸入体内连心情都晴朗了起来。太阳总算将沙银也划进了需要照亮的范围,阳光稀稀落落洒在他略有些凌乱的灰发上,折射出银色的光晕。
“谢谢。”他对尤利西斯说。
抬头看去,沿着地下延伸上来的阶梯走上来许多人——他们长得都差不多,发色也都是棕色而发梢是青绿色,衣服草绿。面上木然紧绷的样子几乎让他又要拔枪射击。
“啊呀你们裤子湿了呢,给你们换一下咯。”艾文笑嘻嘻地插嘴引回沙银的注意。这时他才发现艾文已经换了一身短袖短裤,棕色的小夹克只到肋下轻便又好看。
尤利西斯耸耸肩示意艾文,下一秒他得到了一身黑红搭配的运动装而沙银是一身灰白上衣与牛仔裤。
衣服上有檀木的香气,紧绷的弦缓缓松下来。
“三百年才能看到一次的场景,我们运气不错哦。”少女支起左手食指靠在颊边,眼睛里亮亮的满是期待。地下车站出来的人们面无表情从三人身边经过,眼睛里灰蒙蒙的没有聚焦。
艾文背后有一棵巨大的树,绿色的树冠长在地上向四周将绿色向大地四周扩散,粗壮的棕色根部向天上延伸,完全不受地心引力一般高到他用肉眼都看不见——这时沙银才注意到这一点,毕竟战争兵器的眼睛是用来注视和观察敌人的,从来没有凝视过任何静物。那些人缓缓靠近树干,一个接一个跪拜在地,身体慢慢化成绿色的小光点飞向蓝天,地上倒着生长的小灌木随之开出淡蓝色的小花。
艾文在一旁适时解释道:“这些并不是人类,是木精灵,乘坐车辆来到这里飞向参天的树根,最后成功者在树根上生长成为新的树根,败者或在地上倒向生长,或化为养分滋养树冠。事实上树根本来没有长高的能力,因为本源已经死了,但是三百年来一次的木精灵给予了本源生命的活力。”
“因为这里的土地无法贮存水源而空气的湿度又非常大,树木才会倒过来生长,刚刚地下车站的水就是用来增大空气湿度的。”尤利西斯接过话头补充,随手递给沙银一朵蓝色的小花,不大却有浓郁的甜香,让他不自觉接下凑到鼻尖嗅了嗅。
尤利西斯身上的花香好像就是这样的。
“来,给这里起个名字吧,”艾文从导航伞的数据收集网里抬起头来看向沙银,“我们三个一起来过的第一个地方。虽然我很想在这里久留,但是环境不太适合人类居住呢,所以我们很快就要走啦。”
“倒木之森吧。”这几个字同时从沙银和尤利的口中跳出,默契的像是反复排练了无数次,简直让沙银都要吓一跳。

四周活着木精灵的灵魂呢。
啊……超想看木精灵版的沙银。

这两个人光看表情就知道想的不是同样的东西,居然也能讲到一块去,倒也真是有默契了,艾文这么吐槽。

最后三个人在地下车站留下了一张自拍,用的是尤利不知道从哪里搜罗出来的拍立得。照片显影之后被尤利钉在了木之本源的树干上,趁另外两个人注意力集中在别处还在照片反面留了几行字。

“xx年x月x日,倒木之森的地下车站留,抱住的时候发现他的体温很低,而且总是像奶猫一样对一切抱有戒心。其实我想和他在地下多共处一会来着,不过跑完看他开心了一点也挺好。最后他收了我的花。
“我感觉他活了起来,感谢倒木之森。

“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要活着的,正着生长又或将双脚迈向天空。”

THE 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