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转发锦鲤(古今沙雕同人)

不好意思第三节还不够完善……有时间了就改



犹犹豫豫写了好久,还是试了试新的形式……。


爷爷!您关注的博更新啦!(掉fo时刻请注意)


【第一节】


一、


马家的小少爷坐在荷花池塘边上喂鱼。


人是未经世事的少年,鱼是一身红鳞的锦鲤,荷花是新开的荷花,竖在荷叶上或躲在叶片下,粉嫩可爱。


只是小少爷不会喂鱼,手边放了好几个空袋子,都是西洋的进口鱼食,不要钱一样往里面抖。


小少爷走了之后池水中红光一现,一个穿红衣的公子出现在了水边,长相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还恶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


“是要精卫填海还是咋滴?”


二、


封不觉是一条修炼成精的锦鲤。(是的,他曾经是学生,是人偶,是修炼成精的手机,现在被任性地设定成了锦鲤。)


锦鲤者,鳞若锦缎之鲤。因为鲤鱼跃龙门的说法在民间广为流传,使得马家小少爷更加坚信——他家池子里的这尾锦鲤是一条小龙,跃过龙门割舍不下尘世,所以在长出龙的鳞片的时候跳进了他家的池塘。


封不觉偶然听到他在池边碎碎念,说你不要飞走啊,我会经常给你带鱼食来的,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我是你爹集市上买回来的,十文钱三尾送一尾的那种。”


三、


一个文人与小马少爷混个脸熟,偶尔来坐坐客。在鱼池中心的一座小亭品品茶吹吹风,文人瞥了那锦鲤一眼就立刻大呼小少爷全名:“马骏骁你快来看!你家锦鲤鱼翅那块儿是紫色的!”


状元郎寻思寻思,跟马骏骁合计合计,最后决定展览这条锦鲤,入场费二十文钱。


封不觉摆动鱼尾,决定离傻子远一点。他本来也觉得没什么,不就是被看吗,直到水池边围了一群富家小姐,伴着各种开心的尖叫声将一些小型的珠宝首饰扔到他身上,始作俑者双手合十对他许愿还拜了三拜。


封不觉无语一阵,嗤之以鼻。


“我要是能实现愿望,第一个要求就是离你们远点。”


那些珠宝被遗忘在水底,后来有一天马骏骁再往里倒鱼食的时候封不觉终于忍不住在他面前现出了人形。


四、


马家世代习武,族谱里出过一群为朝廷卖命的武将。


作为这一辈唯一的男子,马骏骁的武艺更是高强过人。一般来说,只要任何人抱着杀气靠近他,就不能近他的身。


马骏骁昂着头张大嘴望着站在面前的封不觉,觉得自己白日眼花。四周空气依旧照常流动,对方身上除了水与荷的清香并无它物。


封不觉佯装正经,绷着一张颇帅的面皮:“少年啊,池底有好东西,要看看吗?”


然后站到对方身边对着荷花荷叶下的水指指点点,一个巴掌把低头看水的马骏骁头朝下拍进了鱼池:“看见了吗,你倒的一池子鱼食,都泡的臭了。”


“什么野兽直觉啊,都是吹。”


六、


马骏骁活这么大,头一次把亵裤卷到大腿以上赤着脚站在放干水的鱼池里捞泥巴。


封不觉翘着二郎腿坐在岸边指手画脚,一口一个那里还不干净。


马骏骁苦着脸压着火气把池塘底最上层的稀泥挖了上岸,重新注满水,整个人累成了泥猴。他爹过来的时候吓了一跳,根本没认出来是他的宝贝儿子。


草地上一团一团泥巴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光,凑近一看都是宝石珍珠。


掏完泥巴的马骏骁听见他爹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儿啊,为父当初买这条锦鲤是对的,这锦鲤能给人带来好运啊!”


对个屁。马骏骁使劲儿糊了一把脸上的泥。


【第二节】


一、


当一条鱼被献到面前时,斯诺是不太乐意的。


敌军首领说,这条鱼是他们的吉祥物,听说斯诺一方粮草不足,谣传竟抱着背水一战的心理打算发动奇袭,才派人快马加鞭送过来表示友好。


面前是一条锦鲤,鱼身红白,翅根发紫,斯诺托着下巴思考了好一会才点点头,对着属下吩咐。


“立刻给我查这种鱼怎么吃。”


饶是见了这么多人的封不觉,也第一次有了一种敬畏的心情。


二、


帐篷里除了斯诺再没有别人的时候封不觉现出了真身——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如果他不现身可能就会被端上餐桌。


斯诺没有过激反应,原地呆愣了半分钟不到合上了手里的书——凭借良好的视力封不觉看见上面写着《鱼类百吃》。


他低声问候了一下斯诺的娘,挂起笑脸问斯诺是不是军中缺粮。


当夜,斯诺根据封不觉的建议派骑兵出击,从百里外的小道截下了敌方的粮车,补充军饷,重整旗鼓。


三、


营地里点着篝火,封不觉在斯诺的帐子里瞎翻着战报。都是一些没人看的东西,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锦鲤先生。”斯诺走进营帐,打了声招呼,“明日该如何?”


“他们失去斗志了,因为没有粮。”封不觉头也不抬,“直接干,当正面,怕什么啊。”


“我手下的军士,都想回京。他们都不想在最后死去。”


听见斯诺冷不防说了这么一句,封不觉抬起头:“你呢?想回京吗?”


“当然啊。”


封不觉点点头,把手中的战报丢进火炉:“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四、


第二天,京师真的传来消息要求斯诺班师回朝。


敌人不打啦,打退就行啦,剩下的让他们自己好自己的事儿去吧……斯诺读完加急信后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去找那尾锦鲤。


“你真是可以给人带来好运啊!”


封不觉把斯诺赶出自己的帐篷,冷笑一声。


“好运个头,粮草的车马路线肯定要绕着你们走,明日回京是老子看战报推理出来的……你们从来不分析敌我情况的吗?”


【第三节】


王叹之今晚第八次抽到国王牌的时候所有人都习惯了。出什么千啊本来也没必要,也没人怀疑,况且王叹之不是会出千的主。


但是输多了所有人都不服气。在秋风瑟的提议之下,所有人都掏出手机开始转发锦鲤。鸿鹄嘴上说着锦鲤算什么啊封建迷信……一边从王叹之的主页上转了五条。


怎么办?王叹之问,你们都转发了,运气抵消还是怎么回事?


封不觉这时推门走进来,几个人眼睛一亮大步冲过来要他给自己一根头发。


滚犊子,封不觉骂,哥要是锦鲤就先保佑自己买彩票发大财了,有空理你们这群玩游戏的?


欧阳笕用手中那张颇硬的卡牌敲打着手心,念叨了一句你没准真的就是锦鲤呢。


这时王叹之过来插了一句嘴:“觉哥大概可以算是恋爱锦鲤吧……”


话音未落就被封不觉揪着耳朵拖到了沙发上低声威胁:“快闭嘴吧你,还讲不讲惩罚了?”


王叹之也不恼,挠着头嘿嘿一笑,以同样的音调回复:“你保佑我下次还抽国王牌吗?虽然这样有点无聊。”


“……好好工作努力,少年,不要随随便便整天就想着运气。”封不觉以大叔口吻说,顺道拍了拍他的肩膀。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