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那些飘絮儿的日子(续) all封

好的👌继续搞事(??)
一、
春天,平时高冷的猫主子们会露出与常态相悖的一面。
打住,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要讲的真的不是发/情/期。
春天对于猫来说,意味着冬天打毛衣剩下的毛线球还有新长出来老高老高的狗尾巴草。
反正猫科动物对这些看起来毛茸茸的东西向来没有免疫力。
二、
封不觉明明已经把衣服袖子拉长到了水袖的地步,可是一趟放风回来,白皙的手上又起了一片红。
给他上药的小叹心想就算忘了吃过敏药也不至于这样吧?一问才知道,得,又忍不住扑柳絮了。
果然是猫科……这么吐槽的小叹被封不觉释放了一套在游戏里都未必见得着的华丽连招。

好好当你的铲屎官就对了。
——封不觉
三、
吃了过敏药感觉好了很多,封不觉才勉强答应斯诺“去爬山”的邀请,虽然这个少爷会爬山也是很稀奇。
躺在山坡上,头顶的流云、身下的碧草、拂过脸庞的微风以及身边的乌鸦先生……一百份岐山臊子豆豉拌酱鸭肉慕斯都不换。
听见对方好不容易坐下发出的沙沙声,生平第一次躺在草地上的斯诺转头看了封不觉一眼,打算借此给“第一次”留下不可磨灭的回忆。

看见一张得了天花一样惨不忍睹的脸,也是不可磨灭了吧。
四、
忍无可忍打算对黑心药材商破口大骂的封不觉与有气无力靠在软椅上的马骏骁,打着点滴在医院输液室里遇见了。
封不觉嘿嘿嘿:让你上次跑了,暂时性过敏也算是过敏,活该!!
正所谓点滴可以打,宿敌必须怼……这两个似乎刚刚胎教毕业的家伙以过敏为话题开始拌嘴,继而转向个人身体素质,最后在人身攻击的大路上渐行渐远一去不复返。

其实这样一来,生病也好受多了呢。
五、
马骏骁打完点滴整个人都精神了,相比之下长期被过敏困扰的觉哥昏昏欲睡地躺在软椅上,除了红斑消掉了以外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
小骁想了想还是按下呼叫按钮叫来医生检查了一遍,结果还不错,只是药物副作用而已不久就会过去了。
马骏骁想了想还是脱下外套给睡着的封不觉盖上,然后才放心地走出了医院大门。

没过多久他又打着点滴坐回到了封不觉旁边,还是太年轻。
六、
回家没多久就被黎若雨禁了足,或者他本来也不打算出去了。
未来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内为了防止自己饿死过敏死,除了黎若雨出门封不觉都贴着她保证二人距离不超过五米。
呵呵呵呵,羡慕吧你们,同居室友才是人生赢家。
古小灵咬着手帕(⬅️并没有)表示,要么她跟封不觉换要么王叹之跟表姐换。
七、
听说封不觉不打算出门了,他家门口堆了一大堆慰问品。
什么轻薄的羽绒服可爱的毛绒公仔太阳下晒过暖呼呼的被子,甚至还有人在楼下一边打call一边唱《雪绒花》……
里面的绒都跟絮儿太像!!扔!!

送了毛绒玩具只是表示慰问的絮怀殇表示很委屈。


也许全文 End.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