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all封 那些飘絮儿的日子

一、
春天嘛,桃红柳绿莺歌燕舞千朵万朵压枝低的季节。
鬼骁小朋友坐在咖啡厅里想象即将来赴约坐在对面的封不觉。
白色衬衫挽起袖子露出白皙的小臂,上下各解开几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下摆打着结,伸手的动作甚至可以让人看见腰侧。还有颀长的身躯还有修长的手指,带着瓷器的冰凉和美玉的温润触感……
鼻血爆流。
二、
背上遭到巴掌攻击,下一秒鼻子被柔软的纸巾堵住。
回头看时,只见吐着冷气的咖啡店空调下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人,口罩围巾长大衣长裤手套,摘下墨镜对他晃了晃。
鬼骁小朋友很没有骨气地逃跑了。
三、
“觉哥对絮儿过敏。”挂了电话的小叹去冰箱里找了瓶冰红茶,倒了一玻璃杯连同对方的手机一起交到封不觉手里。
脱掉武装的觉哥仰头一灌,心说娘了个希匹下回上线neng(四声)死他。
然后一个不对劲又猛灌了口热水。
王叹之你有种 ,薄荷冰红茶,“劲凉”,还特么加冰。
四、
挂了电话的抽喝烫吸了一口烟。周围的人点头称赞他的手机音质真好,就算免提也把封不觉甩手机少的一声“卧槽”录得一清二楚。
“下次约在xx公园吧,那里周围都没有柳树。”
“MD你是不是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梧桐絮的东西?”
“做过化学实验的离他远点!你们都有携带蓝色絮状沉淀!!”
觉哥军团,自我毁灭。
五、
“非要挤在一起,你不嫌热嘛……”封不觉把卡布奇诺推过去。黎若雨瞥了他身上的装备一眼:“彼此彼此。”
古小灵坐在高脚凳上,晃着腿小口小口地喝着咖啡,封不觉对着她的短裤泪流满面。
咖啡厅的门被人推开,来者环顾了一圈,直冲觉哥而来。
封不觉像看到炸弹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夺门而逃。
鸿鹄看他这个反应,立马捋了一把头发,果不其然是一个小团柳絮,缠在头发里面稳稳当当。
……那群心脏!!见不得别人好是吧!!
六、
封不觉一直以为自己只对柳絮梧桐絮过敏。
直到他在路上碰见了牵手逛街的安月琴和絮怀殇。
絮。
牵手。
mmp,听见没有,mmp。
七、
听说封不觉对絮类过敏,斯诺命令手下把大棚里种了半年的蒲公英都吹了。
黑衣服黑墨镜能当黑道打手的西装男们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吹啊吹,斯诺挑了一棵夹在了书里。
本来想和乌鸦先生一起看的,有点遗憾。
八、
伍迪打算把封不觉接到地狱来避开飘絮的季节,顺便交个九块钱摁个红手印拍个大头贴……
念头被封不觉无情掐灭。
“嘿嘿嘿……要不给你弄个‘绝对无絮’领域?”
封不觉表示老子自己不会躲吗还有你这取名能力真是好蛋疼啊。
然后小声说了句谢谢。
九、
本来王叹之和封不觉都喜欢现在后者家阳台上吹风晒太阳的,可惜有絮。
王叹之毅然决然成了钟点工。
工资是一起吹十分钟风。
十、
钟点工工资取消。
因为某一天封不觉在阳台躺椅晒太阳时随手拿了一本书,翻开一看,蒲公英。
然后他又过敏了。
斯诺表示我真的是无辜的。
十一、
还是接受伍迪的那个领域吧。
封不觉想。
看不见他们有点寂寞。

 

 他们都有携带蓝色絮状沉淀。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