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恋爱三十(四)题》all封

躺了很久……哈哈哈哈只有四题_(:з」∠)_
挑的题写诶嘿✨
cp涉及 顺序为 叹封 鸿封 斯封 剑封
觉哥决定派发狗粮 请根据口味选择
沙拉孜然梅子还是辣椒(划掉)
2.亲吻某处
“叮玲——”闹钟响起来的一刻早就醒了的王叹之动作神速地伸手过去狠劲一拍,把吵醒封不觉的可能掐死在摇篮里。被搂在怀里的封不觉哼了一声,向王叹之又凑近了一点。
“觉哥……醒了吗?”
没有得到回应,他松了一口气般的躺回被子里。封不觉的头发长得有些长了,压在脑袋下又翘起来搔着眼角,看得王叹之心里痒痒,凑过去拨了拨那缕头发,鬼使神差地压着亲了一口。
轻吻穿过发丝落在眼角,睫毛动了动眼睛却没有睁开。
突然想起学生时代的某天和觉哥在学校里的经历。因为封不觉不小心砸碎了厕所洗手池的小镜子,于是不由分说非拉着无辜的王叹之全校逃跑躲避年级主任的追杀。
王叹之还记得那天封不觉的手心里满是汗,牵着他四处奔跑像极了一场盛大的逃亡,似乎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又或者说简直就是私奔,要跑到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
跑到操场边后封不觉才松开他,双手撑着膝盖喘气。那个季节里学校种的花儿开了,不是烂漫的樱花而是淡雅的梨花,白色带淡黄的花瓣打着旋儿从树上飘落,掺进那一头干净清爽的黑发中去。
有那么一瞬间王叹之动了亲他的念头,但被恶狠狠地压了下去。
现在他可以这么干了。他眯起眼笑笑,撩起一缕细长的黑发捧到面前,神情庄重地烙下一个吻。
阳光从玻璃窗探头进来,透过厚厚的窗帘洒在被褥上,封不觉的发梢上沾染了金光,好看到了神圣的地步。
今天也很幸福呢。
15.不同的着装风格
(私设施龙刚开始打游戏时未婚)
“我们是去参加施龙的婚礼没错吧?”封不觉脚底板相抵双腿岔开,毫无形象地倒在沙发上询问等身镜前整理西装的鸿鹄。
“嗯。”
“那为什么你不跟我穿一个颜色的呢?我说啊,婚礼不穿黑西装,穿个白的过去你送葬啊?”他毫不犹豫的在怼鸿鹄的时候把今天结婚的施龙也带了进去,语气里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反而听起来理直气壮。
不对,是理不直气也壮。
鸿鹄没搭理他的烂话,手脚麻利地把领带系好,又扯到正中间,对着镜子确认中的可以当中轴线用后才自顾自点点头,开口道:“白色代表纯洁啊,婚纱难不成还有黑色的?你穿一个我看看。”
封不觉不满地咋咋嘴,装作没有听见最后一句话:“总之你这一身白色跟我不搭,快去换掉。”
“可我没有黑色的西装。”
封不觉闻言蹦了起来,打算去鸿鹄的衣柜里翻翻看。
谁知道拉开装大衣外衣羽绒服套装等的柜门一看,才发现是清一色白衣服。简直傻眼。“卧槽雨龙你洗衣服一定非常辛苦,特别是领子啊袖口啊……”虽然只这些是白色但也够作封不觉的吐槽材料了。
鸿鹄挑了挑眉,过去拉开封不觉的柜门,几乎全深色多黑色的衣服裤子昭示着他未到嘴边的心声:“你丫也没资格说我好吧。”
“扯平了。”最后封不觉憋出来三个字,拉着鸿鹄二话不说开车上路。
施龙在教堂先举行仪式,然后到五星级酒店摆宴席。还好来宾穿黑白的都有,穿黑西服的坐在教堂左边白西服的坐在右边,几乎没有其他的颜色,中间留给新郎新娘通过。封不觉和鸿鹄坐在离神父最远的倒数第一排,正好是过道两边的位置,转个身伸个腿直接就能走的那种。
“施龙先生,你愿意……”
鸿鹄正认真听着呢,突然手机响了一声,还好声音不大离得又远,只有周围几位投来了不满的目光。鸿鹄抱着歉意微笑着打开短信。
『我们结婚的时候男士部分就归我。』
果断删掉。
封不觉是一脸笑容目不斜视地盲发的,正在心里偷着乐呢,突然手机也是一声轻响。
『那你得穿黑色的婚纱。』
靠。
16.晨起仪式
作为地下世界的王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斯诺在在许多人的想象中,生活肯定是夜夜笙歌灯红酒绿。然而斯诺的作息时间极度规律,而且就算起的没鸡早但十点睡七点起可是许多上流社会的人都做不到的。以及起床之后十分钟的有氧运动更是从未缺席。
很可惜这样的活动只活到了他追到封不觉那天的晚上。
早上起来已经八点了,身边的封不觉还在睡,斯诺赶紧收拾好自己坚持十分钟的有氧运动。十几分钟后擦着汗的斯诺推开门,认真地打了个招呼。
“乌鸦先生,早上好。”
“好你个大头!”回应他的是带着封不觉体温的枕头,斯诺很有先见之明地提早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封不觉丢过来的枕头打到了门板上,发出“嘭”的响声。
这时他才推门而入,感叹着“好险好险,乌鸦先生很有精神的样子”走到床边,遭到了“靠老子要是有精神就爬下次床打死你了”的回击。
“没精神?不科学啊,”斯诺煞有介事地用右手食指点点腮帮子作出苦恼的模样,“昨天晚上我们也没干什么呀。”
“……我晚睡到底是怪谁啊!”想了想昨天的事情,从斯诺以求婚的形式单膝下跪向他告白,到自己被拉入对方怀里拥吻,再到一杯一杯的酒以及自己入睡之前瞥到桌上闹钟的显示时间,又恼羞成怒地补了一句。
“不怪你怪谁啊!!”
“看,这不是很有精神吗?”斯诺在床边坐下,把裹着被子坐着的封不觉直接床咚在床头,眯眯笑着凑到对方耳边,“或者……乌鸦先生,现在想跟我做点……”
“提神的事情?”

【*虽然到了这个地步但是后来还并没有做x】
【*调戏封不觉的习惯反而成了排在有氧运动前更重要的事情】
【*其实昨晚只是通宵赌了好几把而已我会说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1.做饭/烘焙
要说做饭,皇甫明康(都记得这是剑少的真名吧)的确是一把好手。满汉全席不敢吹,但是简单如蛋炒饭复杂如佛跳墙他都能应付得来,各种家常菜更是得心应手。与不怕交往的那段时间二人的早饭午饭下午茶晚饭夜宵全由他一人包办,不怕曾评论他来自新东方。
渐渐的开始学习制作甜点,然后就对做菜上了瘾。这个节骨眼上他跟封不觉在一起了。
因为协商不成功便各退一步的两个人挤在小小的厨房里第一次为对方下厨。
“让我看看,下一步是要做什么……往里面加点巧克力吗?”冬瓜排骨汤在炉子上炖得差不多了,忙着首次挑战咖喱的剑少划划手机跟着步骤进入收尾阶段,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封不觉从小声渐渐变到大声的自言自语。
“……小火收汁!非常好,时机很到位!”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排骨要入味要加花椒!是这个吗?!”
“嚯嚯,肉质不错嘛,但是还是败在有五星虎实力的本大爷手下了!”
这货的做菜实力不提,但是剑少是真的不想跟他呆在一起做饭了。正好汤炖好了咖喱也完成了,他一个转身走向移门打算开门出去。
脚下被不知道什么玩意绊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趴在了磨砂的玻璃门上,额头重重磕了上去。
“嘶……爷爷的,疼死了……”手一撑就站直了身体,封不觉大概是听到动静便也转了过来,左手扶着右臂、右手捂嘴肩膀一阵一阵地抖动,然后渐渐演变到捧腹笑出眼泪。
皇甫明康气的要吐血。
厨房本来也不大,但是他低头看了一圈地上没有任何杂物大到能把他绊倒。结合封不觉的脾性还有反应剑少三秒之内就得出结论是对方在捣鬼。装模作样地捋捋袖子向悠哉悠哉靠在灶台上的恋人走去,突然又被不知道什么绊倒了,伸出双手赶紧撑住封不觉身后的灶台。
踩着封不觉的脚的剑少:……
被圈在怀里的封不觉:……
炉子上的冬瓜排骨汤:……
绊倒剑少的小冬瓜:……


良久,皇甫明康仗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以及姿势把对方的头按进怀里,伸手关掉了排骨汤的火。




本来准备再写伍封跟吞封的不过最后没有挑到合适的题……
不想每次打开lof都只有xx三十题,但是不知道写什么好……
自暴自弃破!!(?)

评论(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