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对方辩友!请不要强词夺理!

避雷小贴士……。
小叹玩着玩着突然忘记要干啥……。
只有最后有叹封糖……。
真理法庭上的一场辩论……。
我不会辩论也不知道流程……。
没错,其实强词夺理的是我……。
瞎几把乱写,这就是神的力量……。
不喜欢就私聊骂我当中秋礼物吧……。

S2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一个剧本

“下面……辩论开始。
正方:地狱前线
正方主辩手:疯不觉
反方:秩序
反方主辩手:吞天鬼骁
辩论主题为,秩序是否归于混乱邪恶阵营。
请正方一号先发言……”
“诶?我先啊……”正在走神的王叹之被点到后愣了几秒,讷讷道:“应该是吧……关于对方主辩手猎杀时官的事情,不久前不是还在真理法庭审判过的吗。”
“反对,”王叹之话音落时醉卧怅然就举手道,“我方主辩手在正方主辩手的辩护下已经脱罪了,不能作为辩论依据。”
“可是猎杀时官的确是混乱邪恶阵营人士才会做的事情,”古小灵站起来补上了小叹的漏洞,“况且法庭已逆,最后的判断不能作数。”
“对方辩友请你注意,”悟死参玄这时开口打断道,“我们要辩论的是我们这个团队,而不是鬼骁一个人。”他站起来拍拍醉卧怅然示意他坐下,“这么一说,真正属于混乱邪恶阵营的其实是对方主辩手才对,我方和他比,可能所有人加起来都达不到那个高度吧。”
“呀呀,这是攻击我吗?”觉哥一直是腿翘在桌子上看好戏的状态,此时被点名时笑得贱力max,“我不回击的话都说不过去呢是吧~”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逻辑强暴即将到来的信号,安月琴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若雨已经堵上了耳朵面无表情。
“那正是由于我属于混乱邪恶阵营,我比你们都要资深,那么我对于阵营成员的判断不是要比你们任何人都准吗?”他把两手搭起来下巴垫在手背上,冲着对面的五个人笑了,“所以我说你们是就是咯,还辩论什么呢?”
“疯不觉!”吞天鬼骁一拍桌子暴喝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生鱼片站起来把辩论补充完整:“我方所有人可都是与你在对立面的,你做出的极有可能是对我方不利的判断,同样不能作数。”
觉哥不置可否,耸耸肩坐下了。
至于鬼骁……他站在被禅哥按在座位上,正憋着一肚子火却不知往哪儿撒。
“猎杀时官就是最重要的佐证,鬼骁一人的猎杀,也是有你们拖住对手作辅助的,所以几位都是属于此阵营的。”
“力量强大的一方战胜弱小的一方作为正常的挑战并没有不妥,这是弱肉强食的法则而已,就像此时法庭上坐着的几位,不也正是因强大才取代了原主的吗。”
“可是时官本身并没有对你们的杀意,鬼骁那是单方面的屠杀……”
“喂!怎么都在用我当论点啊!!”虽然高中没上完就开始当职业选手了,可鬼骁也不是傻子,当机立断指着对面的疯不觉就炸了:“为什么不说说那家伙啊!他的事迹可比我多得多啊!”
“亲爱的鬼骁小朋友,”几轮答辩下来封不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桌子上并翘起了二郎腿,“我的事迹如何,与你们是否属于混乱邪恶阵营并没有冲突。”
“呸!你放……”鬼骁本来想爆粗,转头两边四位队友都在凝视自己,讷讷地改了口,“你们放心……我还是可以的……”
“切。”四人难得的异口同声。
“我告诉你疯不觉,我们跟你可是现在两边的,既然你是混乱邪恶阵营的人,那我们就不可能沾边!”
……
“等等……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辩论?”某一瞬间王叹之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跟右手边的封不觉咬耳朵。
“啊?这不是个剧本吗?”封不觉一脸理所当然地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
“可是……”小叹看了一眼热火朝天辩论中的己方队友和对方团队,有点懵逼,“明明……没有十个人的剧本啊……”
“所以呢?”
“你淡定过头了吧觉哥!这很诡异啊!”
“本来就是我们排的双人本啊~”
“反方胜利!”在小叹震惊的眼神中,坐在审判席上的木偶比利重重敲下法槌,用他吓人的破锣嗓子宣判。
一瞬间周围的人都化作白光消失了,二人耳边也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当前主线任务已完成。”
“主线任务已更新。”
“前往死灵王国,摸清王国环境是否稳定。”
“嗯~果然真理法庭还是很公正的嘛~”觉哥向比利走过去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比利这时跳了下来,递给封不觉什么东西:“就知道你一定需要……去死灵王国的地图。”
王叹之到这时才想起来,他和封不觉的双人剧本已经进行了一大半,从之前的任务看来似乎是要试探所有新四柱神的能力。
“啊…居然不是传送而是要我跑过去吗?”封不觉收下东西的同时还不忘嫌弃地撇撇嘴,“烦死了……行,我走了。”
“发什么呆呢?”见王叹之在发呆,封不觉身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走啦!新四柱神的任务就剩这最后一个啦,赶紧完成早点下线睡觉!”边说着边牵过自家发小的手叨叨叨叨地走向门外。
“啊……哦!”小叹一愣,立刻反手牵住。
二人牵着手踏出真理法庭的大门,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他觉得心满意足。
我不适合与你牵手,温度总让我上瘾。
我不适合与你交谈,喜欢总是藏不住。
可我依然握你的手,为了一丝小确幸。
可我依然回你的话,不忍让你被冷落。

草率的End.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