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男子中二病的日常#觉哥的生日

时间线设定是还没有开始玩惊悚乐园所以没有女子组
其实我根本就不会做蛋糕……瞎写,瞎写,别随便模仿这个胡搅蛮缠的过程……
一、
“觉哥快点开门,我带了做蛋糕的材料来,我还买了西瓜。还有包……”
话音未落门就干净利落被拉开了:“包?什么包?爱马仕还是豆沙馅的?”
“这些梗应该玩烂了吧……”包青一巴掌糊在封不觉头顶。
“没烂呢,这不我还是气到你了嘛?”封不觉跟他勾肩搭背挤眉弄眼。
包青张口就来:“我丢雷楼亩。”
谁都知道包青根本没生气,哥仨关系好,烂话谁都不往心里去。
二、
“我看看,奶油面粉鸡蛋苏打……”
“觉哥这都是你跟我说要带的东西,一样没少。”
“你他喵的……我要的是苏打粉不是苏打水。”封不觉把一扎苏打水扔在茶几上。
“那是用来冰镇西瓜的,苏打粉在我口袋里。”包青走过来插嘴,然后口袋里的手一掏。
白色的苏打粉撒了一地。
“……包大人,吸粉是违法的你知道吧……”
“滚……”
最后他们决定这粉不收拾,要是剩下的不够了就把上层的刮掉用。也亏觉哥今早才拖了地,不然包大人和小叹才懒得理他这种提议。
三、
“蛋!”小叹往碗里磕了一个蛋,顺手加了糖和苏打粉,用面粉在上层撒了一个爱心各种搅拌,接着又把奶油食用色素什么的准备好。
包青把西瓜切块去籽,扔进倒满苏打水的模具里,然后放进冰箱冰镇。
封不觉手一抖面粉倒多了,撇撇嘴又倒回去一点,加了水搅拌又放了大量苏打粉搁那发酵,等得无聊就开始捏小人。等到包青跟小叹做完时他也弄好了——捏好了三个小人放在窗台上,然后被另外两人扬言要让他把那三个小人吃下去。
因为发面需要点时间所以三个人挤在沙发上又看了部片,看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又一起挤进厨房,不知道是谁在那堆苏打粉上留下了一个脚印。
厨房像是被台风扫荡了的乱。
四、
“总算是像个蛋糕了,”小叹直起身来擦擦汗,“接下来就要烤了,话说挤奶油到底是烤蛋糕前还是后啊?”
封不觉和包青收拾残局的手一顿,然后手忙脚乱把那蛋糕模具最上层花花绿绿的“祝封不觉生日快乐”图案的奶油刮掉。
觉哥还把残留的奶油跟面粉什么的又和了一遍,全拌到蛋糕内部去了。用包大人的话来说“这就像犯罪分子把证据吃下去”一样诡异。
从烤箱里出来的蛋糕根本就不伦不类。
“卧槽?这成品真的能吃吗……”
“早都说别用微波炉了用烤箱啊!”
“怎么办?重做一个?”
“我觉得台风又要来了……觉哥这厨房才清理一遍啊……”
“我错了……一开始就应该看说明书的。”
五、
最后蛋糕还是买的。觉哥买回来的时候东西已经收拾干净了,包大人在沙发上睡了一会,小叹闲的无聊还用色素给那三个小人上了色,挺好,特征鲜明一看就知道谁是谁。
这次换封不觉扬言要小叹把这三个小人吃下去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他从来不信许愿会成真,但还是很给面子地闭眼,双手合十。
“觉哥你许的什么愿啊?”
“这种东西说出来就不好玩了,你的蛋糕。”小叹伸手去接,一大块奶油糊在了他脸上。
他许的愿是他们哥仨以后可以一直插科打诨在一起,直到死神将他们分离。
六、
封不觉的书架上第一次出现了除了书以外的东西。
三个小人,一个一本正经穿着围裙脸上沾了一块奶油、一个傻不兮兮地笑手上拿着锅铲、最后一个捧着个小蛋糕脸上是一种嫌弃的笑。
这种东西看起来很幼稚,但是封不觉后来把他们又收在了电脑桌靠墙的地方,怕哪天找书一个失手打碎了。
这份记忆他珍而重之地收进了阁楼。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