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我多希望我是你#温馨向

碎碎念:
一个没有cp向、没有意义、没有文笔的超级短的同人:)
因为没有粮所以自己动手制作黑暗料理:)
希望两兄弟的日常可以永远温馨

午后的太阳光透过半闭的玻璃窗洒在地板上,温暖又和谐。窗边的盆栽遮住了少许阳光,将影子投在木质地板上。
偌大的琴房正中有一架钢琴,黑发的青年端坐在座椅上,修长白皙的手在黑白的琴键上跳跃,音符从指尖倾泻而出,和谐得像是一幅画。
而这一幕也确实有人正在记录。白发的青年坐在门口支起画架,小心翼翼地准备颜料,在白纸上涂抹起来。干净的纸下方有一个橘黄色的污点,令他不自觉的心情烦躁。为了掩盖这个污点,他将刷子蘸了棕色颜料,恶狠狠的按了上去。
琴声戛然而止。
“黑鹭,我说了多少次,在我弹琴的时候不要太大动作。”那双玛瑙色的红瞳有些许不满,但更多的是淡淡的温柔。
“我多希望我画的不是我自己而是你。”白发青年左手支着下巴,慵懒的像是一只猫,“你的手指这里没有茧诶,白鹭。”
“你以为我是你吗?我可是有好好保养我的手的,哪像你。”黑发青年嫌弃地打量着自己的手,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对于常年弹钢琴的人来说黑鹭的手的确不合格,但是他本身就是一个业余画家,鉴于对自然风景的热爱,手上有老茧再正常不过了。
“我说,我们这样还要多久啊?你的手指皮也太薄了,画起画来真心不舒服啊……”
他走过去捧着对方的脸,用祖母绿色的双眸盯着对方的眼睛,对方也毫不示弱地盯了回去,良久之后顺从地闭眼。
一枚轻吻落在额头。
“没办法……对着自己的脸真的亲不下去。”
—————回忆杀—————
“白鹭,我多希望我是你。”
“怎么?我有什么地方很好的吗?”黑鹭无聊地揉搓着自己的一缕头发,让它绕着指尖打旋。白鹭正在调整座椅,一时没功夫搭理他,随口回应。
“啊……只是好奇而已。”
才不是好奇呢。
我只是觉得……全世界你最好。
“不必好奇,我们两个是一样的。”
“一样的?”他伸手去按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琴键,发出巨大而沉闷的低响。他不觉得自己除了绘画还有一些体育活动之外,有什么地方可以超过白鹭的。
“事实上,”白鹭转过头来,祖母绿色的双眸熠熠生辉,像是盛满阳光的绿叶,或者说是淋过细雨的荷叶,明亮的翠色让黑鹭一时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我觉得,全世界都比不上你。”真诚的眼神似乎一瞬间看到他的心里去。
黑鹭愣了一下,随即捂着脸转身蹲下。
啊……这算犯规吧。
这样一来,我更想成为你了。
The end.
【没错只有这么点哈哈哈哈因为我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哈哈哈哈】【是不是超想打我的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