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夕

僕が良ければ,全て良し!

【惊悚乐园】转发锦鲤(古今沙雕同人)

不好意思第三节还不够完善……有时间了就改



犹犹豫豫写了好久,还是试了试新的形式……。


爷爷!您关注的博更新啦!(掉fo时刻请注意)


【第一节】


一、


马家的小少爷坐在荷花池塘边上喂鱼。


人是未经世事的少年,鱼是一身红鳞的锦鲤,荷花是新开的荷花,竖在荷叶上或躲在叶片下,粉嫩可爱。


只是小少爷不会喂鱼,手边放了好几个空袋子,都是西洋的进口鱼食,不要钱一样往里面抖。


小少爷走了之后池水中红光一现,一个穿红衣的公子出现在了水边,长相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还恶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


“是要精卫填海还是咋滴?”


二、


封不觉是一条修炼成精的锦鲤。(是的,他曾经是学生,是人偶,是修炼成精的手机,现在被任性地设定成了锦鲤。)


锦鲤者,鳞若锦缎之鲤。因为鲤鱼跃龙门的说法在民间广为流传,使得马家小少爷更加坚信——他家池子里的这尾锦鲤是一条小龙,跃过龙门割舍不下尘世,所以在长出龙的鳞片的时候跳进了他家的池塘。


封不觉偶然听到他在池边碎碎念,说你不要飞走啊,我会经常给你带鱼食来的,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我是你爹集市上买回来的,十文钱三尾送一尾的那种。”


三、


一个文人与小马少爷混个脸熟,偶尔来坐坐客。在鱼池中心的一座小亭品品茶吹吹风,文人瞥了那锦鲤一眼就立刻大呼小少爷全名:“马骏骁你快来看!你家锦鲤鱼翅那块儿是紫色的!”


状元郎寻思寻思,跟马骏骁合计合计,最后决定展览这条锦鲤,入场费二十文钱。


封不觉摆动鱼尾,决定离傻子远一点。他本来也觉得没什么,不就是被看吗,直到水池边围了一群富家小姐,伴着各种开心的尖叫声将一些小型的珠宝首饰扔到他身上,始作俑者双手合十对他许愿还拜了三拜。


封不觉无语一阵,嗤之以鼻。


“我要是能实现愿望,第一个要求就是离你们远点。”


那些珠宝被遗忘在水底,后来有一天马骏骁再往里倒鱼食的时候封不觉终于忍不住在他面前现出了人形。


四、


马家世代习武,族谱里出过一群为朝廷卖命的武将。


作为这一辈唯一的男子,马骏骁的武艺更是高强过人。一般来说,只要任何人抱着杀气靠近他,就不能近他的身。


马骏骁昂着头张大嘴望着站在面前的封不觉,觉得自己白日眼花。四周空气依旧照常流动,对方身上除了水与荷的清香并无它物。


封不觉佯装正经,绷着一张颇帅的面皮:“少年啊,池底有好东西,要看看吗?”


然后站到对方身边对着荷花荷叶下的水指指点点,一个巴掌把低头看水的马骏骁头朝下拍进了鱼池:“看见了吗,你倒的一池子鱼食,都泡的臭了。”


“什么野兽直觉啊,都是吹。”


六、


马骏骁活这么大,头一次把亵裤卷到大腿以上赤着脚站在放干水的鱼池里捞泥巴。


封不觉翘着二郎腿坐在岸边指手画脚,一口一个那里还不干净。


马骏骁苦着脸压着火气把池塘底最上层的稀泥挖了上岸,重新注满水,整个人累成了泥猴。他爹过来的时候吓了一跳,根本没认出来是他的宝贝儿子。


草地上一团一团泥巴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光,凑近一看都是宝石珍珠。


掏完泥巴的马骏骁听见他爹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儿啊,为父当初买这条锦鲤是对的,这锦鲤能给人带来好运啊!”


对个屁。马骏骁使劲儿糊了一把脸上的泥。


【第二节】


一、


当一条鱼被献到面前时,斯诺是不太乐意的。


敌军首领说,这条鱼是他们的吉祥物,听说斯诺一方粮草不足,谣传竟抱着背水一战的心理打算发动奇袭,才派人快马加鞭送过来表示友好。


面前是一条锦鲤,鱼身红白,翅根发紫,斯诺托着下巴思考了好一会才点点头,对着属下吩咐。


“立刻给我查这种鱼怎么吃。”


饶是见了这么多人的封不觉,也第一次有了一种敬畏的心情。


二、


帐篷里除了斯诺再没有别人的时候封不觉现出了真身——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如果他不现身可能就会被端上餐桌。


斯诺没有过激反应,原地呆愣了半分钟不到合上了手里的书——凭借良好的视力封不觉看见上面写着《鱼类百吃》。


他低声问候了一下斯诺的娘,挂起笑脸问斯诺是不是军中缺粮。


当夜,斯诺根据封不觉的建议派骑兵出击,从百里外的小道截下了敌方的粮车,补充军饷,重整旗鼓。


三、


营地里点着篝火,封不觉在斯诺的帐子里瞎翻着战报。都是一些没人看的东西,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锦鲤先生。”斯诺走进营帐,打了声招呼,“明日该如何?”


“他们失去斗志了,因为没有粮。”封不觉头也不抬,“直接干,当正面,怕什么啊。”


“我手下的军士,都想回京。他们都不想在最后死去。”


听见斯诺冷不防说了这么一句,封不觉抬起头:“你呢?想回京吗?”


“当然啊。”


封不觉点点头,把手中的战报丢进火炉:“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四、


第二天,京师真的传来消息要求斯诺班师回朝。


敌人不打啦,打退就行啦,剩下的让他们自己好自己的事儿去吧……斯诺读完加急信后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去找那尾锦鲤。


“你真是可以给人带来好运啊!”


封不觉把斯诺赶出自己的帐篷,冷笑一声。


“好运个头,粮草的车马路线肯定要绕着你们走,明日回京是老子看战报推理出来的……你们从来不分析敌我情况的吗?”


【第三节】


王叹之今晚第八次抽到国王牌的时候所有人都习惯了。出什么千啊本来也没必要,也没人怀疑,况且王叹之不是会出千的主。


但是输多了所有人都不服气。在秋风瑟的提议之下,所有人都掏出手机开始转发锦鲤。鸿鹄嘴上说着锦鲤算什么啊封建迷信……一边从王叹之的主页上转了五条。


怎么办?王叹之问,你们都转发了,运气抵消还是怎么回事?


封不觉这时推门走进来,几个人眼睛一亮大步冲过来要他给自己一根头发。


滚犊子,封不觉骂,哥要是锦鲤就先保佑自己买彩票发大财了,有空理你们这群玩游戏的?


欧阳笕用手中那张颇硬的卡牌敲打着手心,念叨了一句你没准真的就是锦鲤呢。


这时王叹之过来插了一句嘴:“觉哥大概可以算是恋爱锦鲤吧……”


话音未落就被封不觉揪着耳朵拖到了沙发上低声威胁:“快闭嘴吧你,还讲不讲惩罚了?”


王叹之也不恼,挠着头嘿嘿一笑,以同样的音调回复:“你保佑我下次还抽国王牌吗?虽然这样有点无聊。”


“……好好工作努力,少年,不要随随便便整天就想着运气。”封不觉以大叔口吻说,顺道拍了拍他的肩膀。


哭 我激情转发

不觉少爷:

[惊悚乐园三天两觉是也cos正片cosplay转发抽奖
【疯不觉,等级50】
【枉叹之,等级50】
【似雨若离,等级50】
【悲灵笑骨,等级50】
【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普通),请确认。】
【已确认,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四人。】
【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
【匹配完成,正在协调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疯不觉@不觉少爷大总攻
似雨若离 原po
悲灵笑骨@拾柒noka
枉叹之@白烛yaku

摄影@键盘摄影月云殇
若雨服装@CCBears裁缝屋
后期&排版@魔鸷吱吱吱
后勤@很想给自己起一个没重名的名字

感谢三渣@三天两觉是也 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惊悚乐园

————————————————
过100热度的话从转发里面抽一个幸运儿送出惊悚相关手机壳一份。每多50加送一位。……谢谢。
(没有截止时间!人满就抽。)

【惊悚乐园】all封 贵(娱乐)圈真乱

⚠️巨ooc预警⚠️
我一点都不慌,下个月才开学我慌什么(失心疯)
娱乐圈背景 没有质量 浪了好久想起来博了
最开始想写沙雕文,结果越写到后面就变得越沉重……??为什么??
是掉粉发言👋赌一根头发掉3fo(不虚)

一、
马骏骁一直觉得,他的经纪人对他有意思。尽管他是男的,他那个经纪人也是男的,
他的经纪人叫封不觉,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摆着残念的死鱼眼,看起来还算年轻,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个会熬通宵的大学宅男。平日里不像其他经济人穿的规规矩矩,不是正装也至少干净整洁。反观封不觉除了运动装就是便衣,从款式到颜色没有一项让他带的明星看着顺眼。到了正式场合最多也就是紫色西装绿色内衬红色领带,不像经济人不说,整个儿一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
“别理他,这货有中二病。”每次正经场合都是马骏骁向别人解释,弄得他自己都莫名产生了自己才是对方经济人的错觉。
因为形象问题圈内第一次见封不觉的总把他当成初出茅庐的新手经济人,轻视过后不知道要吃多少瘪才会体会到这家伙的可怕。马骏骁明明白白的记得他上次进剧组时片酬分明被削减过,结果封不觉只是找投资方面谈了一次就超出了正常水准。虽然说一般剧组都找导演,不过这个剧组真的是例外。
这么厉害的经纪人怎么会来带自己一个刚有点名气的新星呢?他不太懂。
“封不觉这个人,一言难尽。”同为经济人的鸿鹄这么评论。
其实马骏骁对经济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差。因为对方在接管自己的第一天就把手上的一沓资料卷成筒状敲在了他的头顶,说了一句马骏骁这辈子最不想听见的话。
“哟,让我带童星?”
我童星你🐎啊?小爷我快成年了好吧??
可是每天早上对方在楼下开车接自己去剧组的时候总会带一杯温热的甜牛奶给他,然后打着哈欠拍拍驾驶座示意他。
“快点滚副驾驶坐好扣安全带,麻溜的。”
时间长了这样一句掺着浓浓s市方言味儿的话,竟然还被他听出了你侬我侬的味道。
绝对对我有意思,绝对的。又一次坐在副驾驶的马骏骁捧着牛奶这么想。

二、
身为投资方的斯诺对一个叫封不觉的经济人很有兴趣。简而言之,认为他跟自己一样对对方有意思。
什么你问证据?证据就是他居然在剧组开工前单独找自己会谈啊!二人独处还有什么不能证明?独处的时候喝了自己泡的玫瑰花茶还有什么不能证明?毕竟傻子都知道玫瑰花的花语代表什么吧!而且自己一个富n代都亲手给他泡茶了,再怎么迟顿也得懂吧!这些征兆都摆在这里了,还有什么不能证明!?
虽然我们都知道答案是什么都不能证明,但是毕竟……爱情使人变成沙雕,咳。
于是当他亲自来到拍摄现场的时候,看见对方带的那个明星眼神一刻不离自己中意的那位时才发觉情敌有多没出息,光是接瓶矿泉水就慌的不行。
趁着重新开始拍摄的时间他挥挥手向着对方走了过去。
“不觉。”“免了,听起来怪怪的。”“那你要我叫你什么?”看了看对方鸭舌帽上印的乌鸦他调笑着开口问道,“难道要我叫你,乌鸦先生?”
“听起来不错。”没想到对方灌了口水同意了这样的独特称呼。斯诺在他旁边坐下翘起二郎腿颇有气势地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向场内正在演动作戏的马骏骁——或者称呼艺名为“吞天鬼骁”。
“没想到作为童星动作场面还蛮出彩。”斯诺随口的夸赞引发封不觉惊天动地的一声爆笑,全剧组的人都不禁回头往这边看了过来,包括坐在摄影机前戴眼镜的导演。
斯诺一直坐的笔直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封不觉则略带危险意味地朝导演笑笑,转过头开始跟斯诺扯皮:“有眼光,一眼就看出一米六是个童星。”
导演示意所有人专心拍摄,对上一个被笑声毁掉的镜头不做追究。
童星有那么好笑吗?斯诺实在是不能理解。

三、
要说封不觉,实在不能评论为爱岗敬业。
你见过哪个经济人会在带的明星还在拍戏的时候随随便便跑去跟投资方哈哈哈哈?
简直对不起他初中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拍完今天的戏马骏骁可饿坏了,接过封不觉递来的各种小面包填鸭一样往嘴里塞,一面塞一面腹诽着对方的表现。
这时候导演走过来,居然把剧本卷成筒,一端对着自己的嘴另一端紧挨着他经纪人的耳朵,带着霸道总攻的气势邪魅一笑缓缓张嘴,在马骏骁不祥预感所驱使的注视下缓缓开口。
“嘿,嘿,嘿……”
马骏骁:嗯???
在他黑人问号的时候封不觉恶狠狠的在对方那一头金发上揍了一拳:“你做咩啊?”
“想当年,孙悟空就是懂了菩提祖师在他头上敲三下的暗示才出猴头地学会了七十二变,如今你……”
“说人话。”
“今晚六点,希尔顿大酒店共进晚餐。”
“那哥就赏你一个面子吧。”封不觉毫不犹豫地占了这个便宜,把他的艺人忘得一干二净。

总导演伍迪今天莫名的顺心,如愿以偿地把他看得上眼的那个经纪人约到了酒店。
酒店啊!在酒店吃饭的话之后会发生什么封不觉肯定心知肚明啊!这种暗示他肯定能懂却赏脸,怎么说都是他牵手成功的最后一步吧!
坐在大堂西装革履的总导演低头看手表,在5:58分的时候总算听见了想听的声音。
“我们是不是来晚了?”
我……们?
总导演抬起头,封不觉拉着一个比他略高的男人站在了他面前。比起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自己面前两个人一个神情呆滞一个发型贼乱,而且居然天杀的穿着一对白色情侣卫衣。
谁吃烛光晚餐带朋友来?谁进高级酒店穿卫衣?谁……赴约的时候带着跟自己穿情侣装的同性啊?!
“介绍一下,”看到对方脸上转瞬而逝的惊诧,封不觉举起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贼笑着开口补刀,“我男朋友王叹之。”

四、
马骏骁窝在沙发里不停换台,看到了一抹一闪而过的紫色立刻神经过敏一样调了回去。
新闻发布会,封不觉与王叹之。
王叹之从前也是一个明星,后来因为被曝出同性恋所以进入事业冷淡期,甚至身边的助手经纪人化妆师等,凡是男性全被调走换成了女性。
封不觉……之前是带王叹之的??他暴躁起来啃着大拇指指甲,恨不得能把实时转播赶紧快进。
“我不是同性恋,这一点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各位。”摘下了眼的黑发男人在封不觉面前曾经温和的表现全部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硬气的话语,“从前我与女孩子交往过,而现在我也不是什么男人都喜欢的,你们凭什么说我就是同性恋?”
“我只喜欢觉哥一个。”
“就是这样,”封不觉不满地眯眯眼,随手接过一个话筒对在关注的人进行逻辑强暴,“你们拍到我们跟总导演吃饭能说明什么?又不是我们看开了决定玩3p逼逼什么?”
你们吃饭被偷拍了啊,活该。小马同志暗搓搓地幸灾乐祸。
“我们喜欢对方跟在座各位没有个屁关系吧,我们一不作奸犯科而不杀人放火,感情专一,反观各位大佬,谁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没有在外面包个小老婆?女性资源这么缺少你们占着茅坑不拉屎不是很可耻吗?不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反过来关心我们的感情生活,是不是学校作业太少啊?”
封不觉的嘴很快,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记者们都没反应过来就丢下话筒拽着王叹之下了台,马骏骁想了又想,一面觉得发布会结束了,一面又想到自己没有机会了。
这时突然记者群又面前跳出来两个熟人,伍迪和斯诺。一个作为总导演一个作为投资方,绝口不提私人感情,客观的评价了一下封不觉的成功之处以及独特手段,总的来说共同观点就是“封不觉喜欢什么人不影响他是个优秀的经纪人,你们凭什么歧视他”。
一字不漏地听完了二人对封不觉的理解和支持,马骏骁看看自己周围一圈的靠枕沉默了起来。
他为什么不学着勇敢一次呢,不像屏幕上那两个人一样为喜欢的人披坚执锐,却坐在软绵绵的抱枕中间当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他们又没结婚,而且 小爷我才不会输。

行动力爆表的马骏骁在便利店买了一杯牛奶,请求服务员加热加糖后便捧着热乎乎的牛奶就往不远的发布会会场小跑过去。他想要第一个看到走出发布会场的封不觉,给他一杯甜牛奶,就像他为自己做过的那样。
小心翼翼捧着的玻璃杯还冒着热气,让他有一种错觉,似乎捧着的不是牛奶是自己的真心。



“喜欢”不是自己控制的了的,所以从来不是错的。

the end.

【小剧场】
“给你的,”封不觉一走出会场手里就被强硬地塞进了一杯热乎乎的牛奶,小孩扭过头小声地问候,“你怎么样……那个是一直以来你给我带热牛奶的回礼。”
“没事,谢了啊,”封不觉一饮而尽,把玻璃杯还给人家,“给你带的牛奶也是小叹每天早上热剩下的,别谢我,谢他。”
原来自己一直以来喝的是情敌热的牛奶吗?


斯诺看见情敌被打击正要偷着乐呢,封不觉一把拽下头上乌鸦图案的帽子扣在了王叹之头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死命儿揉。

会心一击。

【惊悚乐园】c位 all封

鸽子博主咕咕咕 掉粉时刻到了
不好意思最近心情不咋地质量不高
是点文👌依然是艾特不出来的up
要求是想吃觉哥被逼问谁是宿敌但是我并没有脑出来…。
还有莫琛的斯禅拉郎我也会尽力肝……拉郎太难了
避雷⚠️结尾有叹封⚠️

一、
自从迹步与鸿鹄在直播里为了“封不觉的宿敌”的弱智名号吵了起来,惊悚乐园的各位一流高手间渐渐形成了一个暗自较劲的比赛。
别说将他视为半根“眼中钉”的家伙如鸿鹄迹步鬼骁秋风,跟他关系还不错的像剑少还有关系密切的斯诺,全都以“封不觉的宿敌”身份自居。
哈?你问为什么没有小叹?
封不觉说他做不来。
这事过去之后没多久小叹听人问到他怎么不参加时纯良地笑了:“觉哥觉得不行啊,那我就不行。”
二、
惊悚乐园论坛的隐藏板块里多了一个投票帖,标题《来pick你心中的宿敌君!》让人看着就肾疼。
于是一半以上的高手们都成为了候选人,其中呼声最高的居然不是吞天鬼骁而是在直播里吵起来的迹步与鸿鹄。
鬼骁不服了,鬼骁有小情绪了。
『疯不觉!我才是你宿敌!』
电梯里的觉哥看见这封来自鬼骁的邮件后沉吟一会,回了一句『少了个“的”』然后把无辜的鬼骁拉进了黑名单。
并没有发现自己被拉黑了的惊悚乐园第一高手盯着这四个字乐呵了十分钟。
三、
因为稿子问题封不觉在这之后AFK了三天时间,上线之后第一次排本居然就是不愉快的遭遇。
“我才是他的宿敌!”“你【哔——】疯不觉你评评理!就这家伙还想当你的宿敌?!”
看着争吵的两个人他只犹豫了一秒。
强退。
想想看邮箱里清一色宿敌相关的邮件,他觉得有必要去论坛看看了。
四、
“呐,就是这个帖子。”小叹见他从游戏舱里愤愤地出来就收到心有wifi的提示,自动翻出这个时长一周的投票帖,然后让开电脑前的座位。
封不觉没有坐,看着荧屏上空着的c位他起身去冰箱拿了瓶可乐:“小叹,用我的号回个贴。”
他坐回沙发上拉开拉环,对电脑前正襟危坐的小叹道:“谁在帖子里位出道,我就让谁在我黑名单里c位出殡。”
语气淡然得像是在说,“天凉了,让某某产业破产吧”。
于是没人敢拉票了。
五、
惊悚乐园论坛里的那个最火的宿敌投票热度降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帖子。
《去掉粉丝滤镜的爱豆》
发帖人是絮女神的粉丝,回帖也都是很正常的,比如“语重计长不就是二货吗别打我我是真粉”“个人觉得倦梦还很有个性还有点秀豆哈哈哈哈”“信老畀啊我们老畀天神下凡”之类。
这个帖子在平时最多有点热度,现在却因为各位顶尖高手对疯不觉的评论而被置顶了一段时间。
那些评论清一色的是“我的宿敌”。
还不是宿敌吗。
六、
“觉哥,他们c位出殡,那我可以c位出道了吗?”
封不觉懒懒地瞄了他一眼又兴致缺缺地端起易拉罐凑到嘴边:“行啊,如果你想做我的宿敌。”
听闻此言小叹底下头揉揉后脑勺嘿嘿一笑,嘴里小声念叨着我怎么没想到。
封不觉想想开始转移话题:“没事,我都没出道呢你出什么。”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小叹突然双眼发亮地扑到他跟前单膝跪地,托起他的手凑到嘴边亲了一口笑眯眯地问。
“觉哥你的话……考虑c位出嫁吧,对象是我如何。”
“…你又黑化了。”
“没有哦。”

后记.
因为每天收到各种问题封不觉快烦死了,万般无奈之下关闭了收件箱。
清静了。
为什么不去找伍迪删帖?
“找什么嘿嘿嘿啊他肯定只会在选项里加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刷票让自己c位出道的吧?!”

the end.

【这儿是一个置顶🔝】

你好👋这儿是不写文就涨粉一写文就掉粉的咕咕派咸鱼白嫖文手南屏夕! 

写爽文改沙雕图!正经图丢子博你们认不出我(别认出我了太丢人了)!
昵称是南屏/夕子/屏夕  请慎重关注 

冷圈墙头!目前只在惊悚挖坑 除惊悚外白嫖很多

文野/夏目/黑篮/齐灾/阳炎/歌王/美防 等

很多热圈没入 就偶尔嫖一嫖神仙画画

有些智障 甚至玻璃心 但是负能不会打扰你请放心
受控 唯一态度是对家滚(??)

雷部分乙女生子ooc 神谷病患者 

感谢你看到这里!

为什么我的lof失去了小蓝手功能???


是微伍封


好的 今天也没有写任何东西
旧图重绘
今日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我有病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简直方便到爆炸!!
但是我好像没有什么需要做的链接…?

出门合辙:

马克了!!!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并不是久违的更新

沙雕南屏在线改图
转型沙雕改图选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想知道鬼骁是怎么分辨觉哥说的是封还是疯的哈哈哈哈
爽了x

【惊悚乐园】七天bug

飞机上脖子疼睡不着就写了…。质量不是太高凑合看看
一、
惊悚乐园有三宝,恐怖烧脑服务好。
某天黎若雨躺进游戏仓后发现自己的账号莫名其妙多出了二百五十万游戏币。
什么神奇服务?
神经连接断开,重新登陆。
还有。
再断,再登。
还有???
二、
与此同时其他登入者也都各自发现自己的账号里出了一堆bug,什么技巧值啊,游戏币啊,还有贼贵装备甚至套装啊……
当然有好就有坏,有人多东西的同时有的人只拿到了几点游戏币或技巧值,甚至不仅没有拿到甚至少了东西的也大有人在。
从此惊悚乐园多了第四宝,bug或鬼或碉堡。
黎若雨悄悄买了封不觉同款服装藏在仓库里。
爽了。
三、
我想各位都能猜到。
以封不觉那啥不如的人品……上线之后发现,自己不仅掉了七万游戏币,还掉了三百点技巧值。
肉痛好吗。
封不觉只能自我安慰“没事刷一个副本就赚回来了”,然后带着小叹气呼呼地排了普通难度的团队副本。
小叹,雨龙,鬼骁,剑少,斯诺……真是熟悉的配方。
然后他发现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容貌在现实基础上被逆天地上调了百分之五十。
靠,下线。
四、
容貌被上调的几天里封不觉很少上线,上线也几乎都只跟地狱前线的各位排本。
然后他发现,以自己现在的样子……只要靠近npc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并拿到所有情报。
后来他也就释然了,只是依然拒绝同时和小叹斯诺两个人排本。成为必选项的四位女士乐得不得了,特别是脸上淡定内心疯狂波动的雨姐。
“废话啊我排进去干嘛?承受两个人的媚眼还是修罗场?”
五、
bug产生的第六天封不觉向某嘿嘿嘿投诉,这之后事情总算得到了解决。一天之内惊悚乐园里的bug很快被修缮,所有玩家的所得所失全部清算。
而对封不觉来说,不仅容貌被调回原值,所有流传在网上的照片也都成功销毁,真是可喜可贺。
直到后来有一天封不觉看见王叹之打开了他的百度网盘。
气的觉哥再度向嘿嘿嘿投诉。
于是王叹之网盘里所有封不觉相关的图文全部变成了白底黑字净网行动。

封不觉: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同样网盘被清理的斯诺:允悲。

后记.
按理说惊悚乐园强大的服务器与光脑不会出现这样的bug,西蒙轻而易举查了出来是伍迪干的好事。
伍迪表示我只是想看封不觉上调容貌……只调他一个人你们肯定不答应……
被西蒙罚送了五天快递(误)。
“没关系的嘿嘿嘿……至少照片我有存底。”——某只阴险恶魔。

The end.
p.超想看颜值被上调百分之五十的觉…。不过可能没人画得出来

【惊悚乐园】all封 你们对拖延症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这个人 想的太多写的太少

写起来超级顺手……,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拖延症晚期了…。
又名《拖延症是最好的借口》
再不更新要被取关系列
一、

拖延症是人类的宿敌。——来自磨磨唧唧到现在都没有去跟封不觉告白的鸿鹄。
“对,才不是因为我不好意思呢。”
嘴硬派。

二、

“封不觉……我觉得你今天怪怪的。”坐在酒吧吧台前跟觉哥聊天中的马骏骁单手撑着下巴看向封不觉。
“哦……哪里怪?”
“怪……怪好……总之就是怪怪的呜啊啊啊啊!!!”小朋友失去勇气跳下高脚凳逃走,留下封不觉在风中凌乱。
换用土味情话的马骏骁今天依然没有成功告白。

三、

“不是说好要给我补写一封情书的吗?”封不觉从背后把沙发上的王叹之抱住,“中学时我都给你写了,你可不能赖皮。”
“啊……”一瞬间想起来自己撂在书房桌子上刚动了一句话的情书的王叹之立刻陷入慌乱。
“算了……为了激励你,本大人决定,写完之前你都必须待在书房不准进我房间!”

被安排的不明不白——王叹之

四、

“你能不能回地狱去?”
“嘿嘿嘿……”喝饮料。
“你不是还有快递没送完嘛?”
“嘿嘿嘿……”坐沙发。
“快滚回去啦你这样我真的不方便……”
“嘿嘿嘿……”翘二郎腿。
全程都没改变对封不觉公主抱姿势的伍迪:就是不想回去嘛嘿嘿嘿……
封不觉:你这不是拖延症,快滚。

五、

白天的斯诺果敢决绝,有勇有谋,作息规律,九点上床。
忙了一天文件和游戏爽歪歪的小王子窝在king size大床的半边,想象自己身边就躺着睡着了的乌鸦先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太忙了没办法,想你也要拖着想你。
亲爱的乌鸦先生,晚安。

后记. 叹封向
封不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拖拖拉拉总算码出一段文,这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去书房看看王叹之。
王叹之早已趴在书桌上睡得安详,一头乱毛被台灯的光晕染成黑金色。他的头埋在双臂里,胳膊下压着那张依旧只写了一句话的纸。
封不觉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一边伸手去揉他的头发一边探头去读白纸上那一行小小的黑字。

“这辈子坚持最多的,就是喜欢你。”

“戚……写得不是挺好吗。”

The end.